医院新闻
他究竟是什么病? ——宋先生的跨国求医路

他究竟是什么病? ——宋先生的跨国求医路

发布时间:2019-09-27 09:00:39 点击数:
        这一天,针灸科的王凡主任接诊了一位韩国患者,宋先生,51岁,半年前出现腘窝部疼痛不适感,检验血尿酸超标,在韩国就诊时诊断为“痛风性关节炎”,但用药无效。
        王凡主任做了详细的检查,下蹲时右侧腘窝处胀满疼痛,腘斜韧带压痛,股二头肌、半腱肌、半膜肌及坐骨结节均有明显压痛。
        拿到化验单后,王凡主任陷入了思索:患者有高尿酸病史,却没有典型痛风性关节炎的症状;如果是运动系统疾病,患者又诉“多于饮酒食肉后发作”。这位宋先生,他究竟是内科疾病还是外科疾病,到底是痛风还是肌损伤呢?如果是后者,究竟是肌腱韧带损伤还是腘窝肌损伤?
        多年的临床经验告诉王主任,患者的主诉不一定是真正的疾病,他有些怀疑“痛风性关节炎”的诊断,可是,如何确定他就是运动系统疾病呢?王主任一直坚信“无诊断,无治疗”的原则,没有诊断,如何治疗呢?
        有时候,治疗也是诊断的途径之一。王主任决定尝试一下灸疗压痛点,便于鉴别诊断。
        王主任心想,患者下蹲不利显然不是股四头肌肌腱和髌韧带损伤所致,患者不仅腘窝有压痛,而且股二头肌、半腱肌、半膜肌及坐骨结节均有明显压痛,显系腘绳肌损伤。王主任用不同型号的毫针分别灸疗股二头肌腱、半腱肌肌腱、二肌肌腹、坐骨结节,配合手法松解上述肌腱。治疗结束后,腘窝疼痛明显减轻,下蹲无碍。
        渐渐地,王主任理清了思路:痛风性关节炎是以关节异常为主的代谢性疾病,多发生在足大指跖趾关节,本例患者仅是血尿酸增高,并无痛风性关节炎的临床表现;患者灸疗腘绳肌后明显好转,所以,患者的腘窝疼痛系腘绳肌损伤,并非“痛风性关节炎”。
        可是,为何主诉“饮酒食肉后疼痛出现或加重”呢?详询后得知,患者平素喜爱高尔夫球运动,腘窝疼痛系每次打高尔夫球后,且每次打球后球友聚餐,饮酒食肉是常规节目。
        至此,真相大白:右腘绳肌损伤确系打高尔夫球所致,只是打球后饮酒食肉,加上患者本身高尿酸血症,患者认为疼痛与饮食有关联并以此作为发病诱因。而医生若未加详询,并也未作相关体格检查,很容易误诊为痛风性关节炎!
        至于为何“只是右侧痛”,也了然若揭——这与打高尔夫球的动作有关:打球初起,双髋双膝均处于半屈曲位,当挥杆时右下肢有一个向右下方用力蹬踏的动作,同时躯干向左侧旋转并向左上方伸展,由于下蹬的力量与躯干旋转伸展的力线相反,猛烈击球的动作使本处于收缩状态的右侧腘绳肌受到强力牵拉,反复的强力牵拉使腘绳肌及其起止点均受到损伤,肌腱出现微小损伤,临床表现则是疼痛及功能障碍。下蹲时受伤的肌肉受到牵拉,故腘窝部疼痛明显,不能完全下蹲,上下楼时亦牵拉腘绳肌,故有疼痛及不适感。
        明确的诊断自然伴随高效的治疗,王主任继续以针灸和推拿方法松解紧张的肌腹和肌肉的起始点,促进血液循环,加速致痛物质的吸收,从而有效缓解疼痛,修复受损肌肉。二诊时,患者下蹲自如,腘窝略饱满,轻微疼痛,原压痛点均明显减轻,继续以上治疗。三诊时,患者下蹲自如,腘窝胀感消失,除股二头肌止点腓骨小头处尚有压痛及结节外,余疼痛点均消失,在腓骨小头处行针刀治疗后,疼痛消失。
        第四次就诊时,宋先生激动地握着王凡说:“原来我没有痛风啊!我公派到中国来,却很巧合地遇到您,治好了我的腘窝痛,看来我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我要永远待在中国……”
相关新闻
网页对话
live 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