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药历史
五世达赖喇嘛和第司时期藏医药发展概况

五世达赖喇嘛和第司时期藏医药发展概况

发布时间:2014-03-08 14:08:23 点击数:
第五世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于藏历第十绕迥火蛇年(1617年)九月二十三日诞生于琼杰庆洼达孜地区。父名兑堆绕丹,母名查江贡噶拉孜。由班禅·洛桑曲吉坚赞和噶丹颇章政府专使擦瓦·噶久等认定为前世达赖·云丹嘉措之转世。六岁时迎请至哲蚌寺,从读书写字始,渐次学习藏文文法、正字法等。然后聆听和研习佛教典籍及其释论等许多著作。先后拜班禅·洛桑曲吉坚赞、乃萨瓦·贡布索朗巧丹、昆顿·班觉伦珠、查仓·洛巧多吉、第达(掘藏师)林巴等为师,慧通各类学科,成为所有新旧显密宗之主宰者。著有外明学方面的十部著作和内明学方面的四部著作等共计十八部。另在声明学和历算也有许多著作。在医学方面除背诵三续之外,无专门的论著。然而五世达赖喇嘛作为政教之主,以医学给予了极大的重视。如应自己的太医强俄囊索达杰之请,令顿珠白瓦大师任《扎塘〈四部医典〉》刻印之导师,对一些医学典籍亲自予以审定,如由达木曼让巴祈请并敬献原本的《十八支》、又由达木曼让巴和南木林班钦恳请并由南木林班钦校定的《根本续释·祖先遗训》及《论说续释·祖先遗训》、《后续〈小便经〉》之前和由南木林班钦和达木·洛桑曲扎合著的《祖先遗训补注·后续〈小便经〉之后释论·解开金刚结》、达木曼让巴及其弟子弥美瓦、拉热瓦所编之《箴言金饰》和《新旧玉妥传》等。上述这些版本距今已有三百多年历史,原收藏于布达拉宫下方的东印经院噶丹平措林,现收藏于藏医院。另外为推动藏医事业的发展,培养继承人才,于1643年在哲蚌寺西殿创办了由尼塘仲钦洛桑嘉措为导师、以强俄囊索达杰为主管的医学卓翩林(利众院)、在日喀则创建了由擦绒巴主管的常松堆白林(医学神仙院)等两所医学学校。同时在桑普尼玛塘也建了一所医校。当时报名参加《四部医典》考试的学员很多。另在布达拉宫之拉旺角,即在东部角楼,创办了先后由强俄囊索达杰和达木曼让巴负责的医疗学校。不仅如此,还对拉桑及那萨林巴的医学弟子发放薪水,提供必要的条件。还应本仓·擦绒巴之祈请新著《常松堆白林之章程》。同时以制服四百八十四种疾病、延年益寿、永保青春,其持有者不被雷击雹打、能保刀枪不入、禳灾避邪等具有无数益处的“仁钦日布”即珍宝药丸作为配剂,大量创制了常觉、擦觉、达日玛、吐迥旺日(解毒马宝丸)等,使其加持为天神之不死甘露、非天的治死甘露、人间之施乐甘露,利乐众生,广施益法,另外恩准印度西部马霍热之婆罗门斯哈雅斯廓达热仁匝热及大译师达尔巴·阿旺平措伦珠合著之《医方明集义》及夏强医师玛那霍所著《视而见义》等由上述译师在布达拉宫翻译,并予以资助。此时还特召名医师向达木·曼让巴和拉桑为主的众医生传授知识。其中由扎启堆路巴医师传授《弥扎佐葛》及《藏医开眼法》,后藏上部达玛贡布之传承格隆(比丘)贤片传授《医学集义》、《札记选编》、《金升》、强巴·朗杰扎桑之《论说续释论》等,由聂拉木·南卡拉传授大成就者乌坚派之水银洗炼法等。上述哲蚌寺西殿卓翩林之导师尼塘仲钦洛桑嘉措有《后续释难明鉴》、《医史·仙人之意》、《〈四部医典〉师承及妙决次第·珍宝鬘》等著作。尼塘洛桑嘉措及弟子达木曼让巴洛桑曲扎起初为哲蚌寺西殿之僧人,后拜尼塘活佛及常松丹增达杰等五十几位大师为师,勤习医理,获得“曼让巴”之名誉。后任布达拉宫东部解楼拉旺角医学学校的导师及五世达赖喇嘛的太医,饮誉全藏。著述有《后续〈小便经〉之后的释论·解开金刚结》、与南木林班钦合著之《秘诀续释论·箴言金饰》、《论说续植株·箴言金刀》以及比其更为扩充之《论说续正文植株合壁释论·光耀金库》、《秘不外传之妙诀》、《养身甘露精华》、《常觉药丸评述·驱暗明灯》、《论说续释论·祖先之意》等许多优秀的著作。在撰写上述之《光耀金库》一书之《论说续》第四章论述身体部分时,为了研究所分之360个骨节,亲赴鲁布林卡,对男女尸体进行解剖,认真检查,提出定论,对医学研究贡献极大。
 
  关于其弟子,只知有过拉热瓦、弥美瓦等,但未见有关的记载。
 
  第司南桑吉喜措,于藏历十一绕迥水蛇年(1653年)七月诞生于拉萨北郊娘热地方之仲麦。父名阿苏、母名普赤杰姆。从八岁始,在五世达赖喇嘛尊前,拜谒佛面、聆听佛语。先后在大学者班丹平措尊前习字读书,在达尔巴译师尊前学习历算、声明学,在鲁国喇钦俄吉旺布尊前聆听元音数术内容。在医学方面从与措齐勋努无别之伦顶·朗杰多吉尊前研习植株、区位图、药物识别等之理论。到十八岁时能够熟背《扎塘四部医典》中之三部医典(续)。二十七岁时由五世达赖喇嘛任命为“第司”之职。三十五岁时(1688年),开始撰写《〈四部医典〉释论·蓝琉璃》一书,第二年(1689年)第司三十六岁时圆满完成。该书共有与箭长相等之1200多页。这些内容被许多学者作为依据,并视为非常地道的医典,成为众医生闻思修习的最佳典籍,被比作为与宝石琉璃无别的珍宝,对该书的信赖和崇敬心情,时至今日未减当年。值得一提的是,《蓝琉璃》中有许多与现代科学相吻合的理论。如在论述身体的构成时,认为身体构成要有四因五大种。五大种又分粗细两种。这些微细的五大种不能被肉眼所见,只有瑜伽现量所见。这些细微的东西一瞬间聚合在一起,就孕育胚胎。这点与现代科学通过显微镜来证实的细胞学理论完全相同。另外在胚胎学理论中分为龟、鱼、猪三个时期,即为爬行动物、水行动物、哺乳动物三个阶段。这个理论的提出早于进化论的提出者、英国著名生物学家达尔文所提出的理论。对藏医胚胎学的理论,曾经得到过或正在得到国内外的认可。又比如关于藏医与众不同之解剖学方面,该书《秘诀续》第八十五中作了详尽的论述,这些精辟的理论在实际的解剖当中得以证实。正象《四部医典挂图》第51幅所示,无论男女其心脏居左而朝下,白色横隔膜之尖朝下,胃部大都被肝脏所遮、其下有脾脏,胃部不太明显。从大肠至膀胱均为肠道。有关藏医解剖学的理论,在此之前尚未见记载。特别是与西医解剖学没有任何区别。
 
  《扎塘四部医典》是应强俄囊索达杰之请,五世达赖喇嘛时期木刻出版并赐有跋文。第司在十八岁时背诵该书中之《根本续》、《论说续》、《后续》三部医典时,发现许多疑点,经呈禀达赖喇嘛后,降旨对该书予以更正。为此第司对该书中之章节遗漏、混乱以及只说症状而未谈疗法、错别字等问题,根据《时轮》等续典、《金光明经》等经典、《事教》等律藏、《“达巴”经》等现观、《寿世经》等印度译著、《月王药诊》等汉地译著、《甘露巨瓶》等掘藏著作、《比奇黄函》等西藏早期医典和《四部医典·玉妥恰尺玛》及其《色鉴(金注)》、《松鉴》、《玛尔鉴》、《普顿玛》等注释、还依据宗嘎版、达丹(永住)版、普东版以及旧手写本等雪域大部分医典的内容,加以细致研究,予以认真厘定后,重新刻印发行《四部医典》,并赐刻版颂词祷文。文中曰:妙哉圣续如意宝,强苏智者虽擦拭。依靠萨惹之勤慧,洗净所余之污点,重刻医典胜意宝,愿施法财之成就。该版本被藏医界视为一部不可多得的圣典。根据这个布达拉宫版本,德格印经院等进行大量的印刷发行。拉萨药王山的《四部医典》刻版,现收藏于西藏藏医院,时至今日仍向国内外发行,1690年第司大师编著了《秘诀续补注·斩除非命死绳利剑》一书,共有133章。原先《秘诀续》只有92章,对此予以扩充。对传染疾病方面的喉哦疗毒、感冒、赤痢等不太明显之外处,根据《甘露万明》等予以补充。增补《瘟疫十八种》一章,其中对疾病防治方面的预防、诵咒、配药等作了深奥的论述,这些理论在后来的实践中战胜了各种强夺性命的病魔、避免了“人寿不满三十”的时代的到来。对于牧区传染力极强的“仲萨”、即西医所称之“布氏杆菌”传染病也有过很精辟的论断。通过众多实践证明,所有这些都是《秘诀补注》中第司·桑杰嘉措的深奥医理所赐恩德。
 
  第司·桑结嘉措为宏扬藏医事业所做的最大贡献是创建药王山“日齐卓翩林”,关于这点在《云裳佳衣续篇》#字部第335中载:“上师于水羊年(1643年),大哲蚌寺西殿所建卓翩林因未能坚持而停止。为了却上师之心愿,于木猪年(1695年)创建了以医学为主之药王山碧都亚卓翩达那俄擦日齐林(吠琉璃利乐众生奇妙取识寺),并颁发了允准僧侣及温、松、桑日等地之来者,‘托尊’及非‘托尊’、俗人都可以入学的规定”。由此看来当时无论僧俗何人都可以入学,这时期是处于准备或筹建阶段。该书又说“由于大殿破旧不堪……故不得不予以维修,规模不大,对原有十六根柱子绘彩图,主壁绘有大上师(达赖喇嘛)、无量寿佛,西侧南至中东面上绘有强苏至笔者间的医学传承世系,东半壁及北壁绘有五行历法的传承世系,十六根柱子上绘十六罗汉,梁上写有药师佛总持咒……”等该寺进行的维修及所供佛像、壁画作了详尽的说明。药王山卓翩林正式创建年代应是火鼠年(1696年),在《噶丹教派史》或称《黄琉璃》中载:“现今之医学就像至尊米拉日巴以冈底斯雪山举例那样,虽名扬三界,但实际药物识别著书立说方面显得非常薄弱。一心念想利乐释教众生,著有一些拙作以图恢复和勘正已毁坏和错误之处,并渴望有一所这些拙作的传授之地。同时该地僧侣受他人骚扰,故提出所属一切献与政府,使他们有个安宁的请求。满足了这个要求,在其之上从寺属庄园布日地方增收三十几位僧侣,维修和新建殿堂及供奉物,创建了药王山“碧都亚卓翩达那俄擦日齐林”。故这年是药王山“曼巴扎仓(医学院)”的创建年代。在《医学概论》中说:‘起初加上教师在内共有30多人,后逐渐扩大,增至70位僧人。讲授第司大师所著的医典,行续义及其补注的考试。许多成绩优秀者在传昭会及会供法会上获得“曼让巴”之称。另外第司亲赴药王山讲授继义及其释论,还把学员们带至拉萨北部的桑宜、多底、司美拉、路那菜等地亲自传授草药路那菜嘎识别。这一传统后由药王山卓翩林及藏医院继承。笔者(强巴赤烈)小时候,亦随恩师钦绕罗布先生一道去采药,恩师讲述过去的历史,并在藏历七月一日的头一天的采药日,在桑宜的第司宝座旁搭好帐篷、歇息进食。按惯例由格乌仓·日追(山间小寺)为众医生上茶送饭。同时还宣读由第司大师编撰的采药期间的规章等。
 
  第司的上述这些举动,使一批医生很快成长起来,医学事业后继有人。如药王山新僧阿旺嘉措、扎杰仲巴桑杰斯珠(该师后来任七世达赖格桑嘉措之太医)等。这些学员要通过《四部医典》的考试,有时由六世达赖亲自进行考试。总之,第司·桑杰嘉措大恩大德的阳光使医学的莲花怒放、飘香万里,驱走病魔,功利千秋。
 
  第司·桑杰嘉措于藏历第十二绕迥水马年(1702年)六月十五日开始撰写《医学概论·仙人喜筵》一书,到1703年完成,共计293页。在藏医界被视为最为全面的这部医史专著的编写,比较研究了古代医史《大鹏翱翔》及昌迪·班丹措齐之《医史·知识明》、彭域卓萨瓦·搓尼嘉措之《四部医典概论·琉璃之水》、强巴·拉尊·扎西白桑之《医诀明论·如意树》、其子索朗坚赞所著之《医学论述·盛开莲花之日光》、米尼玛父子之后的一强派医师撰写的《医学概论·宝灯》、措麦堪钦释迦旺久之《箴言·白银鉴》、恰布班钦多吉帕朗之《医学概论·金穗》、拉吉弥庞桑布之《医学概论·圆满五长生》、吉学巴之太医仁顶·森巴钦布·洛桑嘉措所著之《医史·仙人之意》、金巴次旺之《总义如意箴言》苏卡·洛追杰布之《医学概论·仙人喜戏》、擦绒·阿玉之《医史·吉利捷径》、苏卡之弟子布达阿南所著之《总义教海·仙人喜戏》以及八支方面的论述、香顿希布之《医学概论·幢尖之焰》等许多医学典籍。
 
  第司在30岁左右时就有编写这部医典的初衷,但忙于政务,并撰写别的书籍,故《医学概论》处于雏形阶段,直到水羊年(1703年)才正式编写完成。
 
  第司在编著《医学概论》的同时,根据《蓝琉璃》的内容首创医学唐卡挂图七十九幅。其中以昌迪所传之强派理论为主,并根据伦顶·朗杰多吉传授的续义释论内容和《月王药诊》的内容加以补充和整理,创造了这一前所未有的医学挂图。根据《五世达赖喇嘛灵塔志》第281页所载,起初共有50幅挂图,《黄琉璃》跋文内容来看,时已增加10幅,共有60幅。《仓央嘉措传·极明金穗》第1卷,203页时谈到仓央嘉措于1697年坐床时“第司大师敬献其所著之有关五明方面的大小著作近二十函及《四部医典》的唐卡挂图62幅”的内容来看又增加了2幅。《医学概论》谈到这些由智者至幼童均能知晓的挂图时说:“《根本续》方面共绘有4幅,《论说续》方面有35幅,《秘诀续》方面有16幅,《后续》方面有24幅,共计79幅”。加上一幅医学师承挂图,共计80幅。该挂图中间绘有五世达赖喇嘛像,上方绘有莲花生大师及大译师毗卢遮那等之画像,左右绘有强苏二派的师承画像。由于在《医学概论》中只说有79幅挂图而未谈及这一主尊唐卡挂图,故有人对此持怀疑态度,而有的则认为是在十三世达赖喇嘛时期复制所有挂图时增加的。所有这些都是不确切的。其原因是,本人于1976年亲眼见到了由罗布林卡文管会所收藏的唐卡挂图80幅,特别是在主尊唐卡挂图的背面书写的由第司·桑杰嘉措亲自编写的诗文14偈,并加盖第司本人的印章。有了上述这一证据,无需任何旁证,故后来者不必对其真伪表示怀疑。
 
  医学挂图深奥的含义,不可能掌握其全部。然而靠多年来的机缘及导师钦绕罗布先生的恩德,我自幼小起研习这方面的内容,逐渐地有了一些了解。在每次回答国内外专家及宾客的提问之后,他们对每一幅的内容及特点赞叹不已。其中把胚胎学说中的龟、鱼、猪三个阶段之观点,以绘图形式表现,说明了藏医学早就发现了最为根本的动物进化的新学科,这个具有一千多年历史的理论,明显早于现今西方科学发展中非常有名的达尔文进化论。至今任何一个国内外学者只要见到这一唐卡挂图都表示仰慕之情,给予很高的评价。另外在解剖学方面,第51幅中按照续义所说绘有区位图。另有18世纪有名的画家洛扎活佛丹增罗布曾亲自查看几次尸体,对人体的前后、脏腑、包括心脏与心尖等的位置绘有附图予以说明其详述内容。总之,在解剖学方面,第司大师一方面尊重历史,另一方面接受新的观点,大力支持了画家丹增罗布查看尸体这一实践。另外在草药方面比较许多释论,有疑问的地方询问各方医生及印度、尼泊尔医生,甚至还向门巴及路巴、拉堆等地的非医之地咨询,把他们家乡的草药生长情况记录在案,然后进行研究。总之,这一医学唐卡挂图的整理编绘是藏医历史上的首创,也是我国医学教育事业中的一项伟大的成就。
 
  第司·桑杰嘉措培养了众多弟子。其中大弟子勋努恰巴群培,生于拉孜地区,因其聪慧至极,由第司召至拉萨,并为考验其记忆能力亲自为其于第一天晚传授、第二天中午进行考试。过了五个月,熟练背诵《四部医典》。第司为该弟子寄予了很大希望,为不使忘记所学知识派专人每月进行一次医典考试。在《蓝琉璃》跋文中赞道:“背诵之声悦耳传,理解之翅尽情展。托起慧蜜之蜜蜂,勋努恰巴群培等。……”又在《唐卡挂图·师承部》中说:“医续释论之圣意,瞬间通晓不忘记,此承最初继承者,勋努恰巴群培也。”由此可以看出他是一位宏扬医学的后继人才。但是后来第司遇害,估计也就没有勋努恰巴群培的利乐众生、宏扬医学方面的记载。
 
  第司另一有名的弟子是从山南默珠林来药王山学习医理的阿旺白桑,彼长期拜第司大师为师,圆满接受医学理论及实践。后来编著了《秘诀补注》之《秘药秘语及配药剂量明说·盛满甘露之宝瓶·解开空行母传授密结之珍宝金匙》一书,简称《补注之匙》。该书是极其保密的秘诀书籍,据说传授给无机缘之人,会有恶果,故历辈大师传授此诀非常慎重。关于这些在《补注金匙》之序言中说:“此等教诫独承传,法之机缘需注重,依次分为上中下。具相导师要知此,合格弟子求妙诀。”该书又说:“求诀之人虽很多,能守机缘为数少。空行秘诀不外传,传则违背誓守词,利他之事虽很多,若是传给不虔诚,只图名利之小人,失去教义而无果。聪慧之人虽很多,不拜合格之上师,只靠自身瞎尝试,违背教义而迷误。虽有万能之药材,没有没有其主心。若无秘药药效差,药效差则无疗效。帮此若能遵此行,上师喜则加灵气,导师悦则得秘诀,空行喜而施成就,护法欢而避邪灾,解开密结利众生。圆满机缘方利他,依此行事后来者。”阿旺白桑严守上述机缘,依导师提示行事,故由第司大师把所有的秘诀无一隐藏,以心传心,以闻传闻,全部传授给阿旺白桑。补注秘药是由空行主母白丹陈瓦等众多印藏大成就者依次相传,传至第司大师,第司除传授给阿旺白桑之外,均未相传。1712年阿旺白桑又编著了《秘诀续汇集·秘义明示》一书。总之,阿旺白桑在第司的晚年以以后的时间里,为宏扬《秘诀补注》的理论、传授秘药秘诀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后来他把秘诀传给了达赖格桑嘉措的太医桑杰斯珠,由其传给措齐绛央坚赞,其后依次相传。到十三达赖喇嘛前半生时期传至第穆摄政王之太医乌坚丹增嘉措,从此传到药王山众医师,并由藏医院长钦绕罗布予以继承和发展,使这一传承至今仍未间断。
 
  这一时期另一名医太医塔凯,出生于山南雅龙香布附近。十一岁时入琼杰日沃曲林寺为僧。十三岁时,似顿开前世之习,心向学医。拜医学大师榜共措齐医师(即第司之弟子阿桑白桑,为师,研习医典至十五岁。期间熟练背诵《根本续》、《论说续》、《秘诀续》之十六章等内容。十六岁时,根据导师榜其措齐(阿旺桑杰白桑)之指点,来到药王山医学院学习,到十九岁已熟练背诵《秘诀续》、《后续》以及《医典百部》等。二十岁时在药王山大法会上通过考试。二十一岁时在拉萨传昭大法会上获得“曼让巴”之殊荣。从此至二十五岁间继续研习医典、精炼实践。二十六岁时任颇罗鼐之太医。三十岁应青海固始法后裔之请赴青海,培养了德钦本洛绛央班丹等许多医生,使藏医药在青海地区予以大力宏扬。四十岁时返回前藏,住于药王山。四十八岁时,遵颇罗鼐之命,为十六名弟子传授医理,其中背诵最佳的弟子为藏曼·益希桑布,其先后曾传授的弟子共有135位。五十岁时,作为颇罗鼐之供养,配制“珍宝药丸”,并把其配制的实践经验传授给了藏曼·益希桑布和尼木擦丹之弟子益希等弟子。九十岁时从卫藏召集500名弟子,亲传“大黑丸”的实践,并讲授擦觉、常觉、大小达日等药丸的配制法,为此西藏地方政府特别颁发赠品及诏文。寿满九十八岁时圆寂。大医师塔凯一生在青海和卫藏地区大举利乐众生事业,特别是在药王山医学院培养了许多继承人才,对我们藏医事业恩重如山。
 
  医师塔凯的四大弟子之一藏曼·益希桑布,自小时候起学习医典,十八岁时来到药王山,到三十六岁止,研习《四部医典》,从医师塔凯和二位常年导师尊前,熟练医学知识,成为一名大医师。任颇罗鼐之代理太医。三十七岁时,经奏准七世达赖喇嘛和颇罗鼐,作为多麦青海亲王丹增旺布之太医,迎请至乌嘎地方,为众多蒙藏人士传授医学。在拉萨时其主要弟子为多吉绕绛。到多麦后培养了蒙古美根小医师洛桑达杰等许多弟子。特别遵照第二世贡钦晋美旺布旨意,从时轮经院分设医学扎仓,传授《四部医典》及区位图等内容。首创每年四月至八月间以根、叶、果来讲述药物识别。九月至十月间讲授医典,二月至月间传授实践的教学传统。后来建“喇章”,并于1784年新建医学贤翩林(利他寺)。此后又迎请藏曼巴到加琼寺,给曼巴扎仓传授《四部医典》及其实践知识。故其大部分著作均留此地。据大学者格桑嘉措所言,其曾闻曼让巴崔陈嘉措说过,在夏玛(红帽)班智达的著作中也有藏曼的著作一函。原收藏于隆务寺强孜扎仓经院的全套藏曼巴的著作,遭破坏而无法查找。现在可以查阅的医书有:《后续大释难·义明明灯》、《第一章头部释论之意依次明说》、《第二章颈部释论之意依次明说》、《第三章体腔释论之意依次明说》、《第四章肢位释论之意依次明说》、《第五章放血疗法释论明说》以及《教诫妙诀之关要·鬘饰》、《疮伤疗法·宝鬘》、《秘药配剂明说》、《药物识别明鉴·宝鬘》、《病人及非病人的饮食论说》、《饮用水之别》、《独传秘药·治死甘露》、《秘方金匙之秘药》、《甘露温泉的直观实践》、《服药妙诀》、《药物识别简论·新月之池》、《水银洗炬法及珍宝药丸配制的直观实践》、《水银磨炼小册》、《药名论说》、《识别角石类药物小册》、《魔水识别》、《几种尽寿药及几种炙疗药》、《续义及教诫小册》等等。除上述之外还有一些小册子及医疗著述中有《措齐勋努(耆婆)及几位上师的颂词》、《莲花生大师及其密妃赞》、《医学大师洛桑塔凯传》、《云丹贡布加持之悲歌》等一些零散的文稿。
 
  藏曼·益希桑布之弟子青海湟南县美根之小医师洛桑达杰,曾在拉卜楞寺西奇寺“曼巴扎仓(医学院)”继承了由藏曼巴及多吉绕绛相传的每年传授《四部医典》和药物识别的传统,同时依据大导师藏曼巴所传授之妙诀,著有许多论述。蒙古美根小医师洛桑达杰的传承主要分布于拉卜楞寺和蒙古地区。医学大师秋确阿旺王等以及埃玛医师世系、秋确医师世系等至今仍在蒙古有继承者。绒域主要有加琼、坚擦等,在甘南地区也有很多传承。
相关新闻
网页对话
live chat